必然 | 从现在开始,做未来的律师

  文|王超 标典律师事务所

  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有关《必然》这本书的一些心得。这本书的作者,是美国《连线》杂志的创始主编,凯文·凯利。

 

  说起凯文·凯利,可能大部分人知道他,是从一本名叫《失控》的书开始的。这是一本写成于1994年,却在今天仍然毫不过时的传奇著作。读过《失控》的人都知道,凯文·凯利说对了此前的三十年,我们今天常说的云计算、物联网、虚拟现实、网络社区等概念,都能在《失控》中找到相应的“预言”。

 

  而今年,凯文·凯利在他的新书《必然》里,为我们描绘了这个世界的未来三十年。也许有很多人错过了《失控》,但是请不要再继续错过《必然》,因为,我们可能已经错过了此前三十年中很多先人一步的机会,但我们不能让自己在三十年后还有同样的遗憾。

 

  当然,下面所说的,只是有关律师行业的“必然”。

 

未来薪水最高的律师一定是“半人马型”律师

 

  最近的一两年内,我们听到过很多类似的说法:未来,机器人将取代律师。很多人觉得这是在危言耸听,因为法律行业的个性化服务很难复制。但现实中,确实有一部分法律文档工作已经完全可以交由电脑处理。未来呢?谁知道人工智能还能做到哪种程度。

 

  但是,机器人一定是来抢饭碗的吗?

 

  1997年,曾有一场著名的人机对弈——IBM的超级电脑“深蓝”对阵当时具有统治地位的国际象棋大师加里·卡斯帕罗夫,结果深蓝赢了。而当电脑又赢得了几场比赛之后,人类选手基本上对这种比赛失去了兴趣。

 

  这个故事很多人都知道,但如果故事就这样结局,今天就不会还有这么多人喜欢玩国际象棋了。

 

  卡斯帕罗夫意识到,如果他也能像深蓝一样即时访问包含所有棋局的大数据库,就能表现更好。于是,他提出了“半人马型选手(人加机器)”的概念,即在比赛中用人工智能增强国际象棋选手水平,而不是让双方互相对抗。如今,在廉价及超级智能的国际象棋软件的激励下,下国际象棋的人数、锦标赛数量以及选手的水平都达到了历史之最。

 

  “这不是一场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竞赛,而是一场机器人参与的竞赛。未来,你的薪水高低将取决于你能否和机器人默契配合。”

 

  这很好理解,许多年前,在汽车刚兴起的时候,最讨厌它的人一定是人力车夫,但最喜欢它的人一定是乘客。到今天,我们已看不到人力车夫,我们只能看到司机。任何行业都是如此,律师行业也不会例外,“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科技对律师的帮助意味着更高的效率,更准确的数据,更及时的服务。也许智能机器人离我们还很遥远,但近年来在网上越来越多的技术派文章证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利用技术驱动法律,而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和普及,我们在今天看起来尚属新颖的加分技能,迟早会变成法律人必会的基本技能。前方并不是没有红绿灯的路口,非要凑够一群人才能出发;发令枪早已响起,只有越早起跑才能更轻松拉开距离。

 

  最好的律师,都会懂得让科技帮他们解决大部分工作,因为机器会比他们干得更好,而他们,则有更多的时间,去拓展更有价值的工作。

 

品牌对律所的作用越来越大

 

  “互联网是世界上最大的复印机。”凯文·凯利说:“在这个充满了数字复制品的超饱和数字时空中,复制品无处不在,太过廉价(实际上已经到了免费的地步)……科技告诉我们,复制品已经不再值钱了,无法复制的东西反而变得罕见而有价值。”

 

  物以稀为贵,那么需要我们思考的也就很简单:我们现有的,有哪些是别人可以复制的,又有哪些是别人无法复制的?

 

  在我们为客户寄送的账单中,有多少工作是我们笃定只有我们能做而其他人做不了的呢?也许律师的某些工作不会被机器复制,但是未必能保证这些工作不会被其他律师复制。而当律师与律师或者律所与律所之间在业务类型、专业程度区别并不那么明显的时候,又有什么能让客户认可你的价值?

 

  凯文·凯利给出的答案是:信任,对于品牌的信任。

 

  通过专业特色、服务品质、企业文化、营销宣传建立起的品牌是无法复制的。

 

  “有品牌的公司可以比没有品牌的公司在同类产品和服务中标出更高的价格,因为他们的承诺更容易被信任……信任是一种无形自唱,它在复制品泛滥的世界中具有的价值越来越高。”

 

  美国的Watchtell律所是全世界PPP(单个合伙人的利润创收)最高的律所,它有一项服务是没有律师时间投入的:由于Watchtell在并购市场太过出色,以致于有些公司在并购交易之前,付高价请求Watchtell不要代理交易对手,而Watchtell并不用付出任何实际服务。

 

  这也许就是律所品牌价值最好的体现。

 

  另一方面,在一个广泛连接的互联网时代,所有的律师或者律所,都将在一个平台上被客户所认识,而这时,客户的注意力就变得至关重要。“在信息丰富的世界里,唯一稀缺的资源是人类的注意力……对于体验的创造者而言,注意力十分有价值。” 这时,品牌的作用将会凸显,因为它不仅包括溢价能力,同时还具有价值所产生的巨大吸引力。谁能在用户过滤信息的时候赢得注意力,谁就赢得了客户。

 

  但律所需要做的,不是打造品牌,而是打造能够延续的品牌。

 

知识管理代表着律所的生命力

 

  法律服务产品化是近几年法律圈的关键词之一,大部分律所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法律服务产品面世,而在这一过程中,某个产品是否成功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律所能否借机建立自己的知识管理体系,因为“在我们所处的新时代,流程完胜产品。”我们不是要金蛋,我们要的是能下金蛋的鸡。

 

  “在过去二百年里,我们最伟大的发明恰恰是科学流程其自身,而非某个特定的工具……这种能够产生持续改变和改进的方法性的流程要比发明任何产品都强上万倍。”仍以法律服务产品化为例,如果律所只是根据市场行情凭空打造一款法律产品,恐怕无论研发成本或是产品质量都不会有很好的控制。而在知识管理体系流程健全的情况下,通过 知识的获得、创造、分享、整合、记录、存取、更新、创新,法律产品的产生将是水到渠成之事,这样不仅能够强化内部的知识储备,还能够更快速的适应市场需求,这也正是律所在市场中蓬勃生命力的体现。

 

  所有在今天仍然存活的品牌虽然各不相同,但它们都有一个同样的特质:在保证理念不变的前提下,始终适应时代的潮流。其他行业或许还好,潮流的变化并非日新月异,但律师行业十分特殊,它必须始终跟随法律变迁的脚步。律所试图在如此频繁而复杂的变化中走过时间的考验,仅靠人与人、物与物或者情怀的传承是无法走的更远的,只有保持流程的完整,管理的完善,才能让品牌最核心的品质一直保持下去,从而使品牌长盛不衰。

 

  也许在《必然》中,我们还能看到法律行业更多的必然,比如法律行业会诞生更多新的职业和进行更加细化的分工,比如律师与律师之间的连接将更加紧密并且更加注重合作,比如……其实这些并不难以想象,因为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只要用心观察,我们已能察觉这些变化。

 

  “这些力量并非命运,而是轨迹。它们提供的并不是我们将去往何方的预测。它们只是告诉我们,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向哪些方向变形,必然而然。”

 

  我们不是旁观者,我们正站在未来三十年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