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让律所成为梦之队,他才是我们最该学习的榜样

  如果你了解足球,你一定知道“全攻全守”这个足球名词的伟大。

  如果你不了解足球,相信你也一定听过梅西和巴塞罗那。

  所有的这些,都跟一个名字有关——克鲁伊夫

 

 

  他是荷兰足球史上最伟大的球员,英国权威的《世界足球》杂志评选的“20世纪百大巨星”第3位,仅次于贝利和马拉多纳。但贝利与马拉多纳对于足球发展的贡献,远逊于克鲁伊夫,他们都未能创造属于自己的战术体系,而克鲁伊夫将追求漂亮与艺术的进攻足球载入史册。

 

  作为球员,克鲁伊夫在1971年、1973年和1974年三度获得欧洲金球奖;作为教练,他一手打造巴萨梦之队,创立拉玛西亚青训营,为巴萨带来了无数冠军。

 

  然而在北京时间2016年3月24日晚,一代传奇因病去世。

 

  当我们回顾克鲁伊夫的传奇一生时发现,他不仅留下了无数辉煌的成就,还留下了许多振聋发聩的深刻洞见。这些金句格言曾经颠覆了足球世界,如今也能给我们以启发,因为律师就像是球员,而律所就像是球队。

 

“每个位置上都选用最好的球员,那么你得到的不会是一支强大的团队,而是11个强大的球星。”

 

  事实上,最好的团队并不意味着每个位置都要有最优秀的人,对于团队来讲,默契配合才是第一位的。如果律师与律师之间不能形成配合,如果律师与律所文化不能兼容,那么即使他们能力都很出众,也只是互相折磨吧。

 

“我犯错之前,我绝没有犯过那种错误。”

 

  对于律师助理来说,也许最应该做到的第一点就是,不犯同一个错误。

 

“在球场上,有数据表明平均每位球员拿球的时间只有3分钟……所以,最重要的是:你在没有球权的87分钟里在干吗?这决定了你是否是个好球员。”

 

  在法庭上,有数据表明平均每位律师发言的时间只有X分钟……所以,最重要的是:你在没去法庭的XX分钟里在干吗?这决定了你是否是个好律师。

 

“每个职业高尔夫球手都有专门的远球教练、近球教练、推杆教练。而在足球界,我们一个教练要负责15名球员,真是荒谬。”

 

  当然,现在足球世界的实际情况是,很多球队已经有了进攻教练、防守教练、守门员教练。但在律师界,一个合伙人要负责整个律所的招聘、业务、营销,这很常见。

 

“现在的球员只能用正脚背射门,而我可以用内脚背、正脚背、外脚背射门,注意是左右双脚哦。换句话说,现在的球员,我一个顶六个。”

 

  注意,这并不是想让律师精通多种专业。球员用何种方式射门都是为了进球,而律师用何种方式都是为了赢得官司。文字、图表、视频、PPT、演讲、谈判、交流……这些都是方式而已,艺多不压身。

 

“我发现很可怕的一点,现在很多天才球员因为电脑数据分析都被拒绝掉了。按现在阿贾克斯的标准,我也会被俱乐部拒绝。”

 

  对于现在很多公司化律所的招聘来说,文凭是考察的一方面,专业能力也是考察的一方面,但更重要的也许是文化认同、上进心、合作态度……

 

“简单足球也是最精准的足球,如果你传20米就够了,为什么要传40米?看上去最简单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事实上也是最难的。”

 

  这句话是克鲁伊夫常说的,他说过很多类似的话,比如”踢足球非常简单,难的是踢简单的足球。“现在广受认可的诉讼可视化就是这个道理,也许一个简单明了的图表凝结了律师大量的心血。不只是书面上的展示,真正厉害的律师同样擅长用最简单的话语解释最复杂的问题。

 

“没有一支球队的跑动距离像巴萨这么少。他们永远控制皮球,是他们控制比赛节奏,决定在哪里踢球。皮球只有一个,谁控球,谁控制比赛。”

 

  握紧问题的关键,就是掌握案件的节奏,保持主动,”制人而不制于人“。

 

“所有人在战术布置时侧耳倾听是非常重要的。在教练跟右后卫谈论的时候,左边锋也不能睡觉。”

 

  几乎所有人都在强调“专业分工”的重要性,但很多人也将“专业分工”当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挡箭牌。专业分工并不是为了简单的将工作分解,而是为了让团队运作的时候能更流畅清晰。想象一下,如果交响乐团的每个乐手都闭上眼睛蒙住耳朵,他们的合奏会是什么样的?

 

“在我的球队当中,进攻最先由门将发起,而防守最先由前锋开始。”

 

  球队的目标是多进球,少丢球;律所的目标是拿下官司,赢得客户。团队的目标应该是高度统一的,所有人都为了最终的目标而努力:律师在接触客户的第一线,未必非要等合伙人去谈合作;行政服务在后方,也未必非要等到律师要求才提供支持。这跟专业分工无关,在很多时候,这些工作都在一念之间。

 

“有的球员并非真正领袖但尝试做个领袖,这样的人总是会在别人犯错后予以怒斥。球场上真正的领袖上场时就有心理准备:人人都会犯错。”

 

  每一个立志成为合伙人的律师可能都有所体会,或者,每一个律师都需要更理解律师助理一些。

 

“何为速度?体育媒体经常将速度和预判混为一谈。举个例子,我要是比别人早点启动开跑,那我的速度看上去就更快一些。”

 

  对于律所来说,我们总是能在新闻上看到别人的成功,然后懊悔自己当初没有采取行动。当我们看到潮流趋势,为什么一定要等到被裹挟着前进,而不去选择做一个弄潮儿?有的时候,比别人快一步,就会领先很久。

 

  对于律师来说,有的人更早的取得成功也许并不是因为更聪明,而是因为更勤奋。如果路很远,而又飞的慢,那就早点飞。

 

  以上就是我们简单整理的克鲁伊夫语录,但是关于他非常重要的一项成就,我们并没有找到他所说的话,下面就给大家简单补充一下。

 

  在克鲁伊夫成为巴塞罗那的主教练前,巴萨的训练场非常简陋,都是人工草皮,巴萨四个年龄梯队都使用这片拥挤的训练空间。1989年,时任主教练的克鲁伊夫亲自主持,建立了“拉玛西亚“青训学校。

 

  在至今三十年的时间里,先后有七代,总共503名球员从拉玛西亚走出,其中不乏像梅西、哈维、伊涅斯塔、法布雷加斯这样的巨星,这所青训营也因为培养了梅西等一批足球巨星而被一些人称为足球界的“西点军校”。

 

  如今克鲁伊夫溘然长逝,但他通过拉玛西亚青训营所留给巴塞罗那的足球传统并未消散,而且愈发耀眼。

 

  也许这才是律所最该学习的地方,重视人才,重视培养。以知识管理保证人才质量,以内部培养保证文化认同。国外的律所传承百年的不在少数,那么我们的律所是否也能取长补短,薪火相传?